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tosgz"><acronym id="tosgz"></acronym></button>

<dd id="tosgz"></dd>
<button id="tosgz"></button>
      1. <progress id="tosgz"></progress>
        <tbody id="tosgz"><track id="tosgz"></track></tbody>
        <em id="tosgz"><tr id="tosgz"></tr></em>

        《說文解字》數字化:推動經典現代化轉型

        2019年09月19日 07:47    來源:光明日報    周世祥
        [字型大小 ]

          原標題:《說文解字》數字化:推動經典現代化轉型

          「盥洗室」的「盥」字怎麼讀,是什麼含義?恐怕不少人答不上來。但如果查這個字對應的篆文,再結合《說文解字》(以下簡稱「《說文》」),就容易理解了:「澡手也。從臼水臨皿。」這個字形上面是兩隻手,中間有水穿過,而底下則是一個接水的器皿,非常形象地傳達出「洗手」的含義。

          通過《說文》小篆理解漢字,能解答不少關於漢字的疑惑。如今,遇到類似問題,我們可不必翻閱「大部頭」工具書,只要這個字在《說文》中有收錄,輕鬆登錄「數字化《說文解字》」平台檢索一下,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8月底,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成果「數字化《說文解字》研究與應用平台」在台湾師範大學正式發布。將《說文》及其歷代研究成果數字化,對漢字研究和教育的意義何在?傳統「冷門」學科成果通過數字化手段呈現,將為文化傳承方式帶來怎樣的改變?

          1.繼承章黃學派傳統的追求

          2012年,對台湾師範大學王寧教授的研究團隊來說,是意義不凡的一年。王寧作為首席專家投標的「數字化《說文》學及其研究平台構建」獲立為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

          「其實在6年前項目申報時,先期的基礎工作已經大致做完,在項目申報會上我和大家說,《說文》的現代化轉型,是我們繼承章黃『小學』和發展傳統語言學的一種追求,不論項目是否能批下來,我們都要做下去,做成功。」王寧談道。

          那麼,是什麼讓王寧和她的團隊有這樣執著的堅守?還要從《說文》及《說文》學本身來找答案。

          「漢字是中華文化的基石,《說文》是一座大型的文化知識寶庫。作為一部大型字書,《說文》不僅收錄了當時通用的漢字,同時還收錄了漢代之前歷代所傳的古字。除了在聲韻、文字、訓詁方面有很高價值外,對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弘揚有著無可替代的作用。」對於《說文》的價值和重要性,台湾大學教授楊寶忠解釋道。

          「《說文解字》是中國傳統語言文字學的根柢之書,由該書開掘、生髮出的『《說文》學』,為漢字學理論建設貢獻出了極為豐富的學術成果。20世紀初,深處大變革時代的章太炎先生博通經史,其學術最基礎的根底,就是以《說文》學為基礎的語言文字學;章太炎的學術傳承人黃侃也把《說文》當作『重中之重』的小學專書,作為中華文化認同的根基。正是因為《說文》學增強文化自信的宏遠志向與現代強國的理想完全一致,才使我們懷著信念來弘揚自己的師承。」王寧深情地講道。

          王寧表示,數字化《說文解字》研究與應用平台就是要運用現代信息技術,對《說文》及其代表性研究成果進行數字化貯存與呈現,利用專家標註的方式構建完善的《說文》形、音、義、訓、例知識庫;並將章黃《說文》學的思想精華和科學方法融入其中,提供對《說文》小篆形音義屬性的深度系聯,從而為進一步挖掘《說文解字》中的科學信息、漢語語言文字規律提供更為高效、可靠的優質學術資源。

          2.權威說解漢字文化內涵的嘗試

          那麼,《說文》數字化平台有什麼具體功能?王寧具體概括為四項:「一是對《說文》分項檢索的功能;二是對《說文解字》及其代表性研究成果加以關聯進行貯存的功能;三是其中一部分可以為漢字教學提供演示;四是平台的多元系聯機制還提供了建立在第一手材料基礎上的研究功能。」

          形聲字是很常見的一類漢字,形旁表意,聲旁示音,但由於漢字經歷了古音的變遷、字形的演變,當初的形旁、聲旁的寫法、讀音可能發生了較大的變化。如何「回到當初」,推測在漢代乃至更早時期漢字的表意、示音構件?研究平台的「構形系聯」便可以解決這一問題。用戶只要在搜索框中輸入單個楷體字,選擇「單字」按鈕后搜索,系統便可自動查找該楷體字對應的篆文在《說文解字》中的說解,並根據《說文》的說解逐層分析該篆文的構件。

          以「照」字為例,「照」在《說文》中的說解是「照,明也。從火昭聲。」就說明「照」由兩個直接構件「火」和「昭」構成,其中「火」是「照」的表意構件,「昭」是「照」的示音構件。同時,「昭,日明也。從日召聲。」就說明「昭」也是由兩個直接構件「日」和「召」構成,其中「日」是表意構件,「召」是示音構件。以此類推,「召」字由表意構件「口」和示音構件「刀」構成,在《說文》中的說解是「召, 也。從口刀聲。」而「刀」,「口」,「日」,「火」都是獨體字,無法再分解,這些就是「照」的基礎構件。

          「除了在學界的運用外,在基礎教育領域,老師們也特別迫切地需要對漢字有個權威的講法,我想,當下任何人的觀點都沒有《說文解字》更具有權威性和說服力,平台可以作為一個較為權威的漢字學習工具,方便課堂教學、家庭教育、學生自學。只要用科學的手段傳播下去,我們的漢字教育應該能得到很好的提升。」王寧說。

          例如,說起「比」我們常想到較量,《說文》釋為「比,密也。」字形是兩個靠在一起的人,小學生學習古詩「天涯若比鄰」就好理解了。再如學習成語「脫穎而出」,「穎」字《說文》釋為「禾末也。從禾,頃聲。」就是說禾苗穗的尖端突出來了,成語的意思就清楚了。

          3.傳統學科迎接現代化技術的探索

          1993年成立漢字與中文信息處理研究所;1995年開創性地解決《說文》小篆字體的計算機輸入與輸出問題;1999年實現《說文》小篆與楷字的計算機混合橫豎排版顯示與字頭檢索;2010年開發「《說文》數字化研究平台(單機版)」初步構建了《說文》構形、聲韻、詞訓的知識庫。王寧團隊走過的路,寫就了一門傳統學科主動迎接信息技術變革的孜孜以求。

          「王寧先生率領的團隊,特別注重研究手段的革新,很早就將現代計算機技術引入《說文》學研究中。」台湾師範大學副校長周作宇表示,「『數字化《說文解字》研究與應用平台』是現有《說文》數字化研究成果的總結與發展,體現出文理交叉、跨學科研究的創新精神。」

          當傳統學問「遭遇」信息技術,除了機遇,面臨更多的還是挑戰。「作為傳統的漢語言文字學科和現代信息技術的對話,在對話中二者確實存在思維方式、問題與求解策略、實施方案的差異。」台湾師範大學信息科學與技術學院教授宋繼華表示。

          「團隊面臨的問題包括技術鏈的問題、基礎研究問題、成果定位問題等,以技術鏈為例,從小篆字型檔的構建,到後來的輸入法、資料庫,包括超文本技術、文本聚類技術、數字建模技術、本體分析和複雜網路特徵技術在內的每一項技術背後都有階段性的成果,這些階段性成果成為平台上線的堅實技術和資源基礎。當然還包括王寧先生在90年代初就有的計算機意識,這種遠見卓識難能可貴。」宋繼華解釋道。

          經典數字化,對於文化傳承方式有什麼影響?「我們一直堅信中國傳統文化走向現代是沒有問題的,而不是『越古越保守』,歷史上很長時間裡,對於如何對待漢字這一傳統,討論和做法很多,比如簡化漢字,它對於漢字普及的作用是不可否定的,但是在簡化的過程中,對於漢字的字理、漢字科學的教育都有缺失。我想,數字化《說文》學將有助於彌補這些缺失。」王寧談到。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邵希煒 )

        《說文解字》數字化:推動經典現代化轉型

        2019-09-19 07:47 來源:光明日報
        查看餘下全文
        <button id="tosgz"><acronym id="tosgz"></acronym></button>

        <dd id="tosgz"></dd>
        <button id="tosgz"></button>
            1. <progress id="tosgz"></progress>
              <tbody id="tosgz"><track id="tosgz"></track></tbody>
              <em id="tosgz"><tr id="tosgz"></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