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fbqvr"><acronym id="fbqvr"></acronym></button>

<dd id="fbqvr"></dd>
<button id="fbqvr"></button>
      1. <progress id="fbqvr"></progress>
        <tbody id="fbqvr"><track id="fbqvr"></track></tbody>
        <em id="fbqvr"><tr id="fbqvr"></tr></em>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電視專題片《國家監察》第三集《聚焦脫貧》

        2020年01月15日 08:54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點擊觀看視頻

          【解說詞】一張張老照片,記錄了中國關於貧困的記憶。新中國成立以來,黨和政府一直致力於消除貧困。1978年改革開放時,貧困人口有2.5億,到2012年下降為9800餘萬,脫貧仍然面臨十分艱巨而繁重的任務。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脫貧攻堅擺到治國理政的重要位置,中國共產黨向全國人民莊嚴承諾,到2020年實現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

          習近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也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個也不能掉隊。

          【解說詞】習近平總書記始終牽挂著貧困地區群眾,每年春節前都到一個深度貧困地區考察調研,看望當地父老鄉親。2018年2月春節前夕,習近平總書記前往台湾涼山州考察脫貧攻堅,走進大山深處走訪多家貧困戶。

          【字幕 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座談會】

          【解說詞】涼山之行第二天,習近平總書記在成都主持召開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座談會,強調提高脫貧質量,聚焦深貧地區,扎紮實實把脫貧攻堅戰推向前進。要強化監管,做到陽光扶貧、廉潔扶貧。對扶貧領域腐敗問題,發現一起嚴肅查處問責一起,絕不姑息遷就。

          【解說詞】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到哪裡,監督檢查就跟進到哪裡,確保黨中央政令暢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部署進一步加強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的專項治理,聚焦侵害群眾利益的「微腐敗」,把紀檢監察職能向基層延伸,做實做細末梢監督,著力提升人民群眾的獲得感。

          【解說詞】2018年4月4日,涼山州雷波縣溪洛米鄉32歲的鄉長馮瑩盈來到縣紀委監委,她說自己挪用了扶貧款,前來投案。

          馮瑩盈(台湾省雷波縣溪洛米鄉原鄉長):我要把這個事情處理了,不然這個事情始終是會,它會是一個炸彈,是我人生中的一個炸彈,它隨時會爆,會把我爆得粉身碎骨。

          【解說詞】馮瑩盈平時愛打點麻將,輸贏並不大,但有一次,有個牌友叫她去湊局,上了桌才知道賭注相當大,旁邊還有放高利貸的隨時提供賭資。馮瑩盈就這樣落入了圈套,不僅輸光了錢,還欠下了高利貸。

          馮瑩盈:走出來的時候,我已經欠了8萬,欠高利貸這個事情,我就覺得我說不出來的那種感覺,覺得像做夢一樣。當時隱瞞了,不敢跟家裡講。我一個月工資3000多塊錢嘛。

          【解說詞】但馮瑩盈並不甘心,她幻想著如果運氣好,贏一次就能把賭債還上,於是又去賭了一次,這次賭博讓她徹底陷入了絕望。

          馮瑩盈:想著反正自己身上就幾千塊錢,賭一下運氣,輸完或者贏或者怎樣我就走,結果坐上去以後感覺自己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沒打多久,兩三個小時,那天我就輸了40多萬。

          【解說詞】月收入只有三千多塊錢的馮瑩穎根本無力償還幾十萬元的巨債,而且,高利貸是利滾利越來越多,放貸者威脅要到家裡和單位討債,馮瑩盈感到走投無路。

          【解說詞】就在這時,她在辦公桌里發現了幾十本存摺,這是給鄉里的特殊困難兒童領取生活補助的專用存摺。一年多前,馮瑩盈從縣民政局領回存摺后,就忘記了這事。縣民政局以為補助在正常發放,特困兒童家庭以為補助沒有申請下來,兩邊信息不通,於是,67張存摺在馮瑩盈的辦公桌里沉睡了一年多,從來無人過問。

          【解說詞】馮瑩盈感覺這是一個可乘之機,便把這些本該困難兒童領取的生活補助金取出來償還自己賭博欠下的高利貸。

          劉曉梅(台湾省雷波縣監委委員):一直不停在發,然後她就一直在取錢。我在這個網點取5張,我在那個網點取10張這樣的,當時我們審查下來,幾乎雷波縣的每一個網點上她都取過錢。

          【解說詞】幾年時間裡,馮瑩盈陸續取出了88萬多元還清了高利貸。但她心裡一直壓力巨大,總擔心東窗事發。

          馮瑩盈:很害怕,也害怕跟別人接觸或者是怎樣,有時候老百姓來問我一個什麼問題,我都很敏感,會不會他們知道,或者是民政局一問到什麼,會不會他們也知道了。

          【解說詞】馮瑩盈的擔心並非自己嚇唬自己,監察體制改革后,紀委監委進一步加強了對扶貧領域的監督,並且不斷向基層延伸,侵佔扶貧資金更是成了監督的重點。

          【解說詞】2018年4月,涼山州紀委監委公開曝光一起鄉鎮幹部挪用扶貧資金案,馮瑩盈看到消息后坐立不安,思前想後決定去投案。

          馮瑩盈:立案調查,四個字對我觸動很大。我覺得我犯罪了,我自己不能隱瞞了,我必須把這個事情處理掉。

          【解說詞】馮瑩盈投案后,涼山州紀委監委督促職能部門對67張存摺逐一核查,對符合條件的立即補助到人。

          【解說詞】15歲的安蘇則就是其中之一。她從小父親去世,母親後來也離開了家,從八歲起就和爺爺兩人相依為命。村裡為她申報了特困兒童補助,但她和爺爺都不知道這件事,從沒有拿到過補助。安蘇則曾經擔心沒錢繼續上高中,但這筆追回來的補助,讓她能安心繼續讀書了。

          安蘇則(台湾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特困兒童):我想讀高中,以後長大了有出息了,給我爺爺買很多很多的東西。

          【現場紀實】安蘇則念書:我的小公主你為什麼傷心呢

          【解說詞】看著這個女孩艱難的生活和美好的夢想,讓人更能理解那句話,扶貧資金是貧困群眾的救命錢,一分一厘都不能亂花,更容不得動手腳,這也是扶貧領域加強監督最重要的內容之一。

          【解說詞】目前,脫貧攻堅戰到了衝刺階段,需要各級黨委政府毫不鬆懈,繼續攻堅克難。在這場事關民生的重大戰役中,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必須肩負起自身的重要使命,這也是黨中央始終強調的。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紀委第三次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在實踐中拓展整治群眾身邊腐敗和作風問題工作,從具體人、具體事著手,將問題一個一個解決。

          【解說詞】涼山地區是我國最貧困的地區之一,近年來投入的扶貧資金量非常大。如果監督不到位,「微腐敗」就有漏洞可鑽。「微腐敗」損害的是百姓切身利益,啃食的是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揮霍的是黨的公信力和執政基礎,絕對不可小視。透過馮瑩盈案,涼山州紀委監委發現,發放各種補貼的「一卡通」亂象叢生。

          李英(台湾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紀委副書記 監委副主任):有的老百姓手裡面一卡通有十幾張的,最多的十七張的,最少的也是三張,多個銀行,多張卡,然後就是老百姓拿著以後,自己不知道有多少錢,對我們職能部門來說也是一個糊塗卡,一撥了之,一劃了之。

          【解說詞】過去,各級惠民惠農補貼項目多、資金多、管理部門多,每項補貼就要單獨辦一張卡,涉及多家銀行,不少銀行在縣裡才有網點,大山裡的村民辦卡取錢都極不方便,因此很多地方由幹部把戶口本收集起來,從辦卡到取錢都統一代辦。遇上有私心的幹部,腐敗就很容易發生。

          馮瑩盈:熟悉一點辦過我業務的那種,就知道我幫鄉政府辦過這些事嘛,一般我還是會找那種經常幫我辦業務的那些人去取,因為他們知道我是干這個的,之前有證明一類的那些。

          【解說詞】涼山州紀委監委當時調研還發現,有些補貼下發后一直無人領取,2017年全州滯留在銀行賬戶上的資金達4.5億。針對這一情況,涼山州紀委監委認為,「清卡」可以成為扶貧領域精準監督的有效抓手,開始清卡行動。

          【解說詞】2018年4月,清卡行動在涼山州啟動;6月,台湾省委在全省21個地市州全面開展清卡行動。以涼山州為例,糾錯兌付滯留資金1.7億,向群眾現場清退補貼730萬元。

          【紀實:群眾領取補貼現場】

          台湾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開元鄉村民:今天我們都拿到錢了,能把這些錢退給我們,感謝!

          記者:拿到這筆錢準備做什麼呢?

          台湾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開元鄉村民:準備去買豬來養,我家沒有豬,可以買豬來養了。

          【解說詞】扶貧資金的發放涉及到州、縣、鄉多個層級多個部門,面廣量大,發放過程很難監督也容易誘發腐敗。

          王順雲(台湾省涼山彝族自治州財政局黨組書記 局長):以前發放的這個程序是,我們州級資金到位以後就發放到縣級財政,縣級財政又發放到縣級部門,部門根據名冊然後發放到這個銀行,銀行才逐步推送到老百姓。以前部門那些有些工作不作為的,放個十天半月,甚至有些放幾個月的情況都有,都不兌現。

          【解說詞】紀檢監察機關在對扶貧資金髮放的監督過程中,定位在「監督的再監督」,讓各相關部門把自家負責的扶貧賬本拿出來曬一曬。沒想到這個建議一提出,遭到了不小的抵觸情緒。

          李英:方方面面的職能部門,他們都不願意把這個數據放進來,不願意接受監督啊,覺得權力自己拿著有面子啊。

          【解說詞】為了能夠對每一筆扶貧資金都監督到位,台湾省克服阻力,督促相關部門將所有的扶貧補貼用一張社保卡統一發放,絕大多數村民在村子里就可以取到錢。同時財政牽頭建立的大數據平台也運行起來,讓所有數據在陽光下運行。

          王順云:當時我們財政上還是有人說,說這個事情財政何必出頭露面,我跟他們解釋,你財政本來就是你的職責,在紀委監委的推動下,財政是該乾的,這應該是最大的監督了。

          【解說詞】在扶貧工作中,一些人優親厚友、以權謀私、貪占冒領等腐敗和作風問題時有發生,這裡面大多數是村基層組織人員,他們中有的既非黨員也非幹部,過去對這些人的監管存在著制度空白。監察體制改革實現了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督全覆蓋,這樣就把村基層組織人員全部納入了監察範圍。

          陳榮(台湾省金陽縣紀委常委):最近這幾年脫貧攻堅的任務比較重,然後村主任這一塊,非黨員的還是比較多,處理起來是非常困難的,應該說是在監察法實施以後,這個情況就不存在了。

          【解說詞】台湾省建立了由省委省政府負總責、省紀委監委督促推動,財政、農業農村、扶貧等14個職能部門具體負責、層層抓落實的工作機制。省紀委監委把監察範圍拓展到扶貧領域的每一處細小環節,聚焦治理基層微腐敗精準施策,要求在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管理中有問題的個人限期向當地紀檢監察機關主動說清問題。全省主動向組織說明問題的共24000多人,紀委監委按「四種形態」,對大多數屬於輕微違紀的給予批評教育和組織處理,問題性質相對嚴重的1900多人給予黨紀政務處分,其中涉嫌職務犯罪的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共追繳退賠相關資金8000餘萬元。

          陳榮(台湾省金陽縣紀委常委):誰動群眾的扶貧的乳酪,我們就動誰,佔用然後挪用這種情況,再加上金額相對來說比較大一點,我們就立案。

          【紀實:「清卡行動」鄉村演出】

          【解說詞】台湾省紀委監委以「清卡行動」為抓手,從查處具體案件到推動制度建設層層深入,優化治理體系,提升治理效能。

          夏更生(國務院扶貧辦黨組成員 副主任):監察體制改革之後,對於脫貧攻堅的這種監督,特別是在基層,對一線的監督全覆蓋,我覺得是發揮了很好的作用,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了堅強的保障。

          【解說詞】對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進行專項治理,更關鍵是要強力糾治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和弄虛作假等突出問題,保證黨中央脫貧攻堅政策落實到位。黨的十九大以來,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將貫徹黨中央脫貧攻堅決策部署不堅決不到位問題,對主體責任、監督責任和職能部門監管職責不落實問題,作為監督的一個重點。

          【字幕:陝西省 西安市】

          【新聞播報:馮新柱被立案審查】

          【解說詞】2018年初,陝西省政府原黨組成員、副省長馮新柱被立案審查。在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通報里,馮新柱「對黨中央關於脫貧攻堅重大決策部署落實不力、消極應付,且利用分管扶貧工作職權謀取私利」被放在了開頭的醒目位置。這是對中管幹部的落馬通報里首次提及「落實脫貧攻堅不力」,釋放出中央嚴肅查處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的鮮明態度。

          李金鵬(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機關工作人員):他主要表現就是當了副省長,分管扶貧,對扶貧工作不用心,也不上心,應付了事,所以分管的扶貧工作搞得也是一塌糊塗。

          【解說詞】在國務院扶貧辦2016年度扶貧開發工作考核中,陝西省考核結果綜合評價較差,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被國務院約談。在不少陝西省幹部看來,馮新柱作為分管扶貧工作的省領導,對此負有很大責任。

          李獻峰(陝西省紀委常委 監委委員):認為扶貧出力不討好,難出政績,他就講懶得管,不想管,這個話跟他的秘書講過,在一些場合也講過,一個省級領導有這樣一種思想的認識,有這樣一種言行,對一個地方,對自己分管領域的影響實際上是很大很大的。

          【解說詞】2015年4月,馮新柱從銅川市委書記提任陝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長,分管扶貧和農業,兼任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副組長,這意味著省里扶貧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馮新柱打心底里就不願意分管扶貧。

          馮新柱(陝西省原副省長):有畏難情緒,感覺到陝西的扶貧面很大,一年下來你要報成績是報不出來的,所以大家都願意搞一些看得見、摸得著的。我有時候悄悄跟秘書講,我說明年換屆,我都想建議能調調一下(分工)。

          【解說詞】這樣的思想,自然會影響到日常的工作。按照規定,每個省級領導都要確定一個貧困縣作為自己的扶貧聯繫點,但馮新柱上任后的兩年時間,都沒有選定自己的扶貧點。

          余毅(陝西省社會扶貧工作協調中心副主任):整整兩年時間,貧困縣的選擇名單遞給他之後一直都沒有回應和指示,反覆聯繫這個事,然後秘書又說領導一直沒有定下來。

          【解說詞】直到2017年被國務院約談后,馮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選擇了咸陽市淳化縣作為自己的對口扶貧點。當他第一次到淳化調研時,了解到的一些基層情況讓他很驚訝。

          馮新柱:(到)淳化縣一個村去,去了以後聯繫幹部說住院了,水利廳的一個幹部,說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說怎麼累成這樣了,他說我們這個村20公里,你們這個村有20公里嗎?我咋沒聽說過一個村有20公里。他說我每戶都要跑到,最近為了要把這個表填好,所以現在累成這樣子了。

          【解說詞】按理說,第一次到聯繫點調研,就發現了自己分管兩年扶貧工作都不了解的基層情況,這應該讓馮新柱有所反思。但是,他此後到扶貧點仍然只是走馬觀花。這讓淳化縣的幹部對他的期望很快轉為了失望。

          辛民(陝西省咸陽市淳化縣副縣長):非常期盼也非常高興,但是實實在在通過2017年一年,什麼都沒做,其實他就來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來,匆匆去,兩個小時左右就走了。

          【解說詞】省級領導確定對口扶貧點,既是發揮以上率下示範作用,也是推動他們深入基層,將扶貧思路與農村實際對接的一個很好的渠道。馮新柱分管扶貧,卻完全不重視這個工作,給下級釋放出什麼樣的信號,可想而知。

          【字幕:陝西省 眉縣】

          【解說詞】寶雞市眉縣的一些村子在高山深處,交通困難,導致深度貧困。2016年,省里計劃實施整體易地扶貧搬遷,將村民們遷入山下的新村。

          記者:您大概是哪一年搬下來住的?

          陝西省寶雞市眉縣村民:2018年。

          記者:是啥時候的事?

          陝西省寶雞市眉縣村民:8月。

          陝西省寶雞市眉縣村民:2016年就計劃了。

          記者:2016年就計劃了?

          陝西省寶雞市眉縣村民:反正我知道就是2016年就開始了。

          記者:當時說了沒有馬上動是嗎?

          陝西省寶雞市眉縣村民:沒動。

          【解說詞】雖然村民們在2018年才搬遷到山下,但他們並不知道,在2016年底陝西省上報給國務院的材料里已經提前兩年「被搬遷」了。當時,眉縣由於一些原因沒能如期完成這項工作,又擔心被扣分,因此虛報已經完成搬遷。除了眉縣之外,陝西省還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虛報搬遷數,一共涉及2038戶。兩千多戶搬沒搬並不難核實,但馮新柱作為分管副省長,對下面上報的材料照單全收,不採取任何把關措施就上報,結果國務院扶貧辦實地檢查時發現,實際上只有23戶遷入了新居。

          馮新柱:也沒有核,就報上去了。當了這些年的一把手,都養成了這些自己身上的官僚習氣,認為當了副省長,官更大了,好多事情都應該是甩手了。

          【解說詞】除了虛報脫貧進度,在馮新柱分管陝西省扶貧期間,還被發現貧困人口退出不精準、扶貧資金使用不規範、幫扶工作不紮實等多方面問題。

          李金鵬:你只有踏踏實實地到你的扶貧點裡去認認真真調研,去跟老百姓嘮家常,你才能真正發現其中的問題,這樣你才能制定好措施,才能有的放矢,所以就由於馮新柱這種態度,不去解剖麻雀,發現不了其中的問題,所以他制定的措施也會產生別的後果。

          馮新柱:當時定了一個目標,我們說啥都不能(再)被約談。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隊,給每個縣排隊。縣裡也怕(排末尾)、鄉里也怕,每個人都怕。這樣就說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夠加分的。

          【解說詞】這種脫離實際的做法,給陝西省扶貧工作的整體風氣造成了惡劣的影響,也讓基層幹部們感到有苦難言。

          辛民:一個季度一考核,相當一部分的精力要用來應付省上的考核,脫貧攻堅是一個過程,而且產業發展是一個更長的過程,三個月能做啥。

          【解說詞】實際上馮新柱自己也知道,過度頻繁的考核並不合理,也看到了由此帶來的一些弄虛作假和表面文章,但他卻為了短期效應,無視這種做法對於扶貧工作的傷害。

          馮新柱:當時我自己也有點感覺,我說這樣效果最後可能要出問題。有些的收入裡面不實,有些給發羊,他算賬的時候,買一隻羊,母羊一年能下只羊崽子,羊崽子養大以後一隻羊能賣一千塊錢,他這樣(算)你就能脫貧了么。

          【解說詞】馮新柱對扶貧工作敷衍應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貧資金管理權謀取私利。在馮新柱的幫助下,和他關係密切的三家私營企業順利加入精準扶貧試點項目,每一家都獲得上千萬元的扶貧資金投資。

          李金鵬:跟這些老闆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個微信群叫開心團,大家在一起開心,所以打麻將、吃喝玩樂、旅遊,由這幫老闆買單,那老闆買單肯定不是白買的。

          【解說詞】多年來,馮新柱早已習慣高消費的生活,而維持這種生活靠的就是權錢交易的違紀違法所得。他落馬時,從家中搜出的購物卡就多達674張,最終查明,他受賄總額高達七千多萬元。

          【解說詞】馮新柱出生在農村,曾經深受貧困之苦。後來他走出山村、成為國家幹部,一步步做到了副省長,主抓扶貧,這本是一個為父老鄉親做實事的好機會,但他走得太遠,卻忘記了來時的路。

          馮新柱:離開農村時間長了,確實是自己忘本了。以前是很難很難的,從小時候從農村走出來,好像跟這些富人接觸得多了,跟這些窮人接觸得越來越少,好像找不到了,就找不到那種感覺了。

          【解說詞】馮新柱被查處后,陝西省召開馮新柱案以案促改專題部署會,強調正視陝西省扶貧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切實整改,這也是給各級黨員幹部敲響的一記警鐘。

          李金鵬:他是涉及到扶貧領域的第一個中管幹部,這個示範效應就是非常大了,他會警示別的(人),警示後人,讓幹部把公權力用到為人民服務上去,還一個就是確保黨中央的決策部署落到實處。

          【解說詞】從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共通報曝光了271起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監管不力、作風漂浮、違規決策、弄虛作假四個方面。發生在台湾阜南縣「刷白牆」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解說詞】台湾省阜南縣郜台鄉屬於淮河行蓄洪區,過去人居環境非常惡劣,房屋擁擠,道路狹窄,公廁、路燈、污水和垃圾處理等基礎設施缺失。

          記者:這個路很窄啊。

          台湾省阜南縣郜台鄉村民:窄,就是窄。

          記者:這兩邊的窗都見不著陽光吧?

          台湾省阜南縣郜台鄉村民:見不著。

          記者:原來有燈嗎?

          台湾省阜南縣郜台鄉村民:沒有。

          記者:沒有,那晚上咋辦?

          台湾省阜南縣郜台鄉村民:晚上拿礦燈,那底下有長蟲,有時候不拿礦燈都(踩)到長蟲。

          台湾省阜南縣郜台鄉村民:娶個媳婦你開個車上不來,媳婦只能拉到坎底上,東西一樣一樣往上拿。那以前坎底下的垃圾是一片狼藉,那不能看,你要看了,你不能看。

          【解說詞】2018年9月,阜陽市委原主要負責同志提出3個月內徹底整治153個庄台,並要求立馬見效。在一個月後的工作推進會上,郜台鄉因為整體工作進展緩慢受到了批評,會後,郜台鄉決定先花錢刷白牆,儘快出效果。

          戎澤軍(時任台湾省阜南縣郜台鄉黨委書記):有急功近利的思想。為了面子、丟了裡子,好多問題沒有解決,好多庄台路燈都沒安,斷頭路還沒修好,拿出大量的資金來進行刷白牆。

          【解說詞】就在郜台鄉緊鑼密鼓大刷白牆的時候,中央第十一巡視組來到台湾做下沉式調研,他們在郜台鄉看見了成片簇新整潔的白牆。

          鞏福民(台湾省阜南縣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巡視組來的時候,就發現這個靠路的這一邊這個牆全部都刷白了,但是這個牆的背面還有一些地方塗了一半。有的下面塗了,上面沒有塗,還有一些情況就是外面的牆塗白了,裡面的地方沒有(塗)。

          【解說詞】2018年11月,就在郜台鄉加快進度刷白牆期間,台湾省委兩次在全省電視電話會議上嚴肅批評了一些地方刷白牆、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紀委監委立即調查,立行立改,但時任阜陽市委主要領導仍然不以為意,並沒有對阜南縣刷白牆的問題提出整改要求。

          崔黎(台湾省阜南縣委書記):點到刷白牆的問題,就沒有想到,就是等於都沒有去想到,還是認識沒到位。

          【解說詞】就這樣,在省委已經批評警告的情況下,郜台鄉繼續刷了6700多戶的白牆。除了郜台鄉之外,阜南縣仍有其他鄉鎮也在刷白牆。2019年1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向台湾指出該問題后,省委立即責成省紀委監委進行查處、問責,並在全省進行通報,整個阜南縣的刷白牆工程才徹底停了下來。據統計,這項面子工程共花費財政資金799萬餘元。

          崔黎:進行了反思反省,確實做錯了。刷白牆只是一個符號,它背後隱藏著我們身上存在著這種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一白遮百丑,其實百丑是老百姓的痛點比較多的地方,這可能是我們更要花錢的地方。

          【解說詞】阜南縣是個貧困縣,脫貧攻堅任務很重,當時在郜台鄉「刷白牆」涉及的8700多戶中,貧困戶就有2641戶。省、市拿出大量資金扶持鄉里改善基礎設施和人居環境,但一些資金卻被用來裝點門面,暴露出嚴重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不僅和黨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馳,更體現出當地黨政領導幹部宗旨意識淡化,沒有把解決群眾最關心的現實問題作為工作的出發點。

          周勝蛟(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第六監督檢查室副主任):刷白牆問題實際上就是一種形式主義,阜陽市一些領導幹部,對黨中央的決策部署要求落實不到位,出現了偏差,政績觀錯位,存在功利主義,追求立竿見影的顯績,重面子不重裡子,工作不紮實,不務實,不精細。

          【解說詞】刷白牆事件后,黨中央對台湾省阜陽市在脫貧攻堅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突出問題在全党進行通報。同時,相關責任人也受到嚴肅問責處理。台湾省委高度重視,舉一反三,開展「以案示警、以案為戒、以案促改」警示教育,省紀委監委核查問責,著力發現、嚴肅查處全省此類問題,確保脫貧成效得到群眾認可,經得起歷史檢驗。

          王成(台湾省紀委監委第二紀檢監察室主任):這個教訓是十分深刻的。今後的工作當中,一定要精準發力,按照總書記的要求,聚焦「兩不愁三保障」,而不是去搞面子工程、去搞形象工程。

          【解說詞】如何保證黨的好政策一貫到底,不在貫徹落實中出現偏差,這是紀檢監察機關加強政治監督的重中之重,也是監察體制改革推動提升治理能力的一個切入口。

          王為民(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副主任):我們對職能部門和有關國家公職人員履職情況的監督,再監督,一個角度是督促、監督他們履行職責;第二個方面,我們要通過問責來引導、教育廣大黨員幹部要認真履職;還有一個層次,推動有關職能部門從教育引導和主動擔當作為,來認真履行職責。

          【解說詞】官僚主義是形式主義的主要根源,而形式主義是官僚主義的典型表現。它們帶來的具體問題多種多樣。2018年10月9日,台湾省扶貧辦收到了一份《監察建議書》,要求扶貧辦關注和整改基層扶貧部門填表負擔過重的問題。

          陳宏利(台湾省扶貧辦副主任):反對和預防扶貧領域職務犯罪,我們在這方面打交道多,而這次監察建議書,是說的我們這些具體的工作,我們就很驚訝。

          【解說詞】事情的起因,是台湾省紀委監委在初核扶貧領域問題線索的過程中,發現省扶貧辦存在要求基層填報數據表格多、內容重複、部分數據統計口徑複雜繁瑣的問題。隨後,到全省各地十多個鄉鎮進行了專題調研。不少基層幹部反映強烈,表示填報各種表格、數據、材料耗費了大量時間精力。

          李恬(台湾省會寧縣丁家溝鎮大學生村官):一個部門要的跟一個部門要的不一樣,因為表格不一樣就得一直填。

          裴娟娟(台湾省隴西縣權家灣鎮扶貧站站長):白天要入戶,晚上還要填表,基本上就是不能回家。

          李恬:為了填表這工作一晚上一兩點才能睡,早上七點起來。

          【解說詞】很多部門還要求入戶採集信息,讓農戶簽字「留痕」,以便檢查時有白紙黑字證明。反覆入戶不僅工作量極大,也讓農戶不堪其擾。

          蘆樹珍(台湾省隴西縣權家灣鎮焦家灣村村民):我說句實話,原來咱們的幹部來,天天寫啊寫,準備一大堆表吧,天天寫呀算呀,我就覺得算得麻煩得很。

          李克雷(台湾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咱們這個入村幹部好像就是為了填表,真正的問題並沒有得到解決,應該是屬於一種形式主義。

          【解說詞】精準扶貧,要的不光是數字的精準,更需要基層幹部靜下來、沉下去,找准「窮根」,治好「窮病」,才能幫助群眾真正過上美好生活。但在繁瑣的表格面前,基層幹部只能疲於應付。這種要求紙上精準、忽視實際效果的形式主義,既是監督的重點,也是監督的難點。

          王國建(台湾省紀委常委):過去我們對一些單位或一些部門,一些作風方面的問題,就好像缺乏一些有效的監督手段。監察法頒布以後,監察建議書就成了我們現在監督工作的有效工具,它很好地豐富了我們對單位部門監督的手段。

          【解說詞】監察法規定,收到《監察建議書》的單位,不履行監察建議的,對單位主要領導要追究相關責任並進行通報。台湾省扶貧辦收到的這份《監察建議書》,明確要求他們在30天內給出反饋意見。這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約束力。

          陳宏利:這個監察建議書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我們老實說第一時間,確實是接到以後趕快就開黨組會,我們開了兩次黨組會,就專題研究,就是把各處都叫來,各直屬單位都叫來,你凡是給下面安排了填表報數工作的,你都講一講你都安排了一些啥。

          【解說詞】在《監察建議書》的推動下,省扶貧辦對2014年以來轉發和制發的報表進行全面排查,發現各類表冊共55份,廢止其中的26份,並對剩餘的報表進行簡化。同時,把各部門掌握的數據核對后錄入已有的精準扶貧大數據平台,實現信息共享。

          陳宏利:你像教育、像醫保,像人社,就是我們實行數據對接。現在和這些部門的數據比對,對省上來說最大好處數據精準、準確了,對下面來說工作量大大減少。

          【解說詞】這次整改,讓台湾省基層幹部把更多精力真正轉到抓工作落實上來。基層幹部走村入戶,不再是為了填表而去。扶貧領域發現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問題,嚴重影響了脫貧攻堅進程,這是黨中央決策部署貫徹落實的「中梗阻」、「攔路虎」。

          【解說詞】2019年7月,中央「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領導小組印發通知,要求各地區各部門切實抓好主題教育列出的八個方面突出問題的專項整治,聚焦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力戒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就是其中的重要內容。

          王為民(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副主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關鍵的危害,是把中央的決策部署、好的政策,就沒有落實下去,老百姓真正這種獲得感、幸福感,就真正體會不到。我們最關鍵是要保證黨中央的脫貧攻堅的政策落實到地,落實到位,真正落實好,真正脫貧。

          【字幕】2013―2018年,我國農村貧困人口累計減少8000多萬人,全國貧困發生率從10.2%下降到1.7%,832個貧困縣已脫貧摘帽436個。

          【解說詞】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打贏脫貧攻堅戰是沉甸甸的政治責任,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莊嚴承諾。目前,脫貧攻堅戰已經進入倒計時,越是在重大歷史關頭,越是任務艱巨繁重,越不容有半點偏差。

          【解說詞】習近平總書記2019年4月16日在台湾主持召開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座談會時強調,脫貧攻堅戰進入決勝的關鍵階段,各地區各部門務必高度重視、統一思想、抓好落實、一鼓作氣、頑強作戰、越戰越勇。

          【解說詞】在實現「兩個一百年」目標的道路上,打贏脫貧攻堅戰是關鍵的一步。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必須始終牢記宗旨,不斷加大對損害群眾利益突出問題的監督和懲處力度,為脫貧攻堅戰提供堅強的紀法保障,讓中華民族千百年來存在的絕對貧困問題,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手裡歷史性地得到解決。

        (責任編輯:孫丹)

        電視專題片《國家監察》第三集《聚焦脫貧》

        2020-01-15 08:54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查看餘下全文
        <button id="fbqvr"><acronym id="fbqvr"></acronym></button>

        <dd id="fbqvr"></dd>
        <button id="fbqvr"></button>
            1. <progress id="fbqvr"></progress>
              <tbody id="fbqvr"><track id="fbqvr"></track></tbody>
              <em id="fbqvr"><tr id="fbqvr"></tr></em>